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中心 > 最新资讯

他的标签是“幸福”——记大冰《他们最幸福》百城百校畅聊会之暨南大学珠海校区站

作者:文字记者:吴嘉骏 摄影记者:莫苑滢 来源:未知 日期:2013-11-14 20:13:19 人气: 标签:
导读:2013年11月12日晚上7点,山东卫视主持人、民谣歌手、畅销书作家大冰给暨南大学珠海校区的学生们带来了《他们最幸福》百城百校畅聊会。

丝丝飘飞的雨为校园增添了几分寒冷,然而行政楼阶梯会议室却是一派暖意融融之景,台上主讲口吐莲花,台下听众欢笑连连。2013年11月12日晚上7点,山东卫视主持人、民谣歌手、畅销书作家大冰给暨南大学珠海校区的学生们带来了《他们最幸福》百城百校畅聊会。

 

一个标签里有一段故事

“我叫大冰,今年34岁,一个很普通的中年男人。”大冰希望这样介绍自己“能跟大家拉近点距离”。接着,平日里绝不会出现的学生在讲台上围着主讲人席地而坐的情景出现了。

同学们都在认真听讲座

大冰给自己最为人知的身份“主持人”的定义是“比较显性的一个社会标签”。“很多人感到奇怪:‘大冰从事主持行业十几年了,却一直半红不紫,只在一个平台工作不说,还每年只接一档节目。’”大冰不动声色地用他人的话为自己的主持生涯做了一个注脚。当然,他的“标签”远不止这一个。身为师从滇西北老师傅的“皮匠”,“双十一”时他名下两家皮具网店的存货售罄。他手上的银镯子是做“银匠”时自己打的。相信读诗能增强人的内在力量的他还是一个“诗人”。另外,还有“画师”“剧务”“导演”……而他自己尤为钟爱的是“流浪歌手”,这段经历比主持生涯还长。“那时我坚持靠卖唱行走,挣多少钱走多少路,就这样走完了滇藏线。后来我们一群人聚在拉萨,商量着建立一个能让流浪歌手落脚的小根据地,于是我的第一家酒吧——‘浮游吧’就开起来了。”虽说当上了“酒吧掌柜”,但大冰觉得自己“最不靠谱”——因为“只要你是流浪歌手,我们包吃包住,临走奉送路费”的招牌,酒吧开一家倒一家,现在还开着的是丽江的“大冰的小屋”,第六家。

“我很高兴,在与现实平行的小世界中,别人并没有拿我固有的标签来界定我。如果你选择相对自由地在几个平行世界中做切换,你会拥有更丰富的人生。”套用网络流行语来说,大冰就是一个“有故事”的人。

 

简单的人最幸福

自我介绍告一段落,大冰用一句“上天给了我两样东西,信仰和民谣”引出了自己的书《他们最幸福》里的一个民谣歌手——大军。

当时年近不惑的大军有一天找到大冰说:“我有一个梦想,我要拍一部电影。”大冰心生感动,却还是狠狠地给他泼了冷水。然而大军意志坚定,对拍电影一无所知,他就花上数月学完所有专业知识;没有人脉,他就以“洗涤心灵”为由四处拉拢朋友;想拍移动镜头,但无法弄来摇臂摄像机,他就往自制移动轨道上架大号滑板车,再让两个蒙古兄弟站去举起捆着摄像机的毛竹竿……拍出来的电影质量不高,却获得了某电影节的四等奖。然后大冰话锋一转:“我讲这个故事,不是为了鼓励大家要如何坚持梦想,如何努力拼搏,而是想表现这个有梦想的人实现了梦想后的状态。”一穷二白地把电影拍出来的大军,获奖后给朋友们放映了一次,直到如今,若非旁人主动问起,他自己绝口不提拍电影一事。“我们都觉得自己实现了一个梦想后,便理所当然地要去消费它。而大军的原则很简单,我有一个梦想,我努力去实现,实现了就好了。我们需要感动,但很多时候不需要自我感动;我们需要目标,但我们要把最直接的目标和最接近自己初心的目标进行适当的洗涤。”听到这里,听众们都若有所思。

简单的大军有一份简单且幸福的爱情。他的现任妻子只因为喜欢他,大学毕业后放弃了进入名企的机会。“现在他们的孩子已经长这么高了,”大冰笑着比了一个和讲桌差不多的高度,“有点像韩剧吧?但这样的真实故事世界上还有很多。”

大冰还聊到了大军简单的爱情理论:“你爱我,我爱你,我每天给你买一条花裙子。”听众们不由得叹了口气,除了羡慕,还有些别的东西。

大冰亲切的笑容温暖人心

不犯错才是最大的错

其实,大冰并不认为复杂多变的世界带来的都是负面影响。“在我的认知里,一个健全的文明或时代,是由多元价值观维系的。人生的出路也好,通向幸福的路径也好,应该是多元的。”令他痛心的是,我们父辈经历的一元化时期已成过去式,但是在现在这个多元化的时代,还有许多人在重复着和我们父辈一样的一元化生活。

大冰自己统计过,中国近三年来最畅销的十本书中,八本与考研有关,另两本是成功学。“我不是说考研不好,但你们的路只有这么窄吗?为了安全感,为了让别人觉得你活得很好,你们把本可以做多元选择的路一元化了。”大冰有些激动,音量渐渐大了起来,“年轻就应该以大量的人生体验来认知这个世界,你却总在盲随所谓的成功学,生怕吃亏犯错,这还是年轻人吗?你本应在年轻时犯的错要留到中年再去犯吗?”听众们都默默思考着这番话里的道理,台下一片寂静。

片面地把安全感、存在感、受人尊敬的生活等同于幸福,并以之为人生的终极目标,大冰对此嗤之以鼻。“年轻时要大胆地去尝试,不要觉得孤独,要相信世界上有人过着你想要的那种生活。”有同学问及该如何应对大一的迷惘、浮躁,他直截了当地说:“努力去做人生体验吧,在这个年龄阶段,不犯错才是最大的错。迷惘是因为匮乏,一个丰富的人是不会有太多迷惘的。”

常住民的魅力

大冰有一种富有亲和力的气场,所以在观众提问环节中,有人直呼他“大冰哥哥”,还有人开他的玩笑:“为什么你要留一个这样的发型?”他哈哈大笑:“我也不喜欢,但我不得不留。”大家整齐地问“为什么”,随即被自己逗乐了。“因为我和一个彝族兄弟打赌输了。当初我们约好,谁输了谁就留谁的发型。”顿时,会议室里笑声与掌声齐飞。

有同学问:“据我了解,大冰老师非常喜欢丽江古城的四方广场,是什么吸引了你?”“人文。”大冰不假思索,“在中国,除了藏区,真正能目睹当地本土文化与外来游民文化有机融合的地方,只有滇西北——我口中的大丽江。另外,在那里生活能体会到一种不一样的开放,换言之,你会觉得自己什么都敢做,只有自己的信仰能约束自己。要对丽江有深刻的感触,非以常住民心态去体悟不可。”接着,他又对丽江的音乐、美术等文化侃侃而谈,大有乐而忘归之意。此时的他,俨然一个土生土长的丽江孩子,如数家珍地表达着地对家乡的热爱。

灵魂歌者,哪里都是他的舞台

畅聊会接近尾声,大冰给暨南学子送了一本写有“大冰的小屋,免单一年”的《他们最幸福》。热闹非凡的签售环节过后,会议室一片黑暗,只有清澈的吉他拨弦与大冰富有磁性的歌声回荡在暨南园上空。比原定时间晚了将近半个小时,畅聊会悄然结束。

记者手记:大冰,这个选择拉萨为自己的故乡的男人,以常住民心态在滇西北、藏区潇洒生活的男人,有一个最闪亮的标签——“幸福”。在这里,记者想与大家分享大冰的几句歌词,其中蕴含着微冰的温暖。

“回头看看来时的路/来时的方向/低头看看脚下的天/脚下有天花板/所以啊陌生人/听我来给你唱/一弦是酸出的泪/二弦是方糖/三弦点燃篝火/四弦黑色的光/五弦那么的忧伤/六弦有山一般的信仰”

责任编辑:张梓望  纪 铭  符 畅

共有:条评论信息评论信息
发表评论
姓 名:
验证码: